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八卷:第三章 巨鲨之刀

时间:2018-02-09 狂风暴雨的摧残结束,我趾高气扬地站着,俯看着裸趴在地上的羽虹,看着她无力分张的修长双腿、看着她满是淤青的雪白肉臀,还有臀缝间那个不住吞吐呼吸的稚嫩菊轮,缓慢吐出白浊浆液的景象,感觉非常满意。
  能够彻底征服一个女人的身心,特别是一个不简单的女人,那种感觉实在非常之好,只可惜我还不至于自我陶醉到那种地步。要是我蠢到相信羽虹能够被这种姦淫折服,那我在走出这个巖窟之前,身体就会被烧成焦炭。
  羽虹的个性很倔,弱点也不少,要她短时间屈服,那并不为难,但要把她真正折服,那就不是短时间内能够作到。不过,我本身相当享受这种驯悍的感觉,羽虹是否屈服于我,早已经不是重点,她的反抗、我的欺压,本身就是一个非常令我亢奋的过程。
  (唔,如果心灯居士知道我这样对付他的宝贝徒弟,不知道会……)
  仔细想想,心灯居士其实对我不坏,在萨拉城中也算对我颇为照顾,这样子搞他的女徒弟,将来拆穿了实在很不好看。无奈我们认识的顺序错了一步,否则我看在他的份上,说不定就会不动霓虹姐妹,现在……既然已经动了,见面反正是不好看,索性一不作,二不休,干完了妹妹,我连姐姐也一起干掉。
  基本的一点放话与呛声,是绝对必要,所以我摆出高架子,告诉羽虹说,她被我的邪术所控,淫神入体,一辈子都别想摆脱,不管怎么挣扎,最后都一定是没用,要她死心,因为这就是她注定的命运,说完后大声狞笑,还踢了她两脚。
  故意说着这些话的我,并不是个变态……好吧,我认错,我是个变态……但是用这种口气说话,是为了持续给羽虹阴影与压力,让她趋向光明的心持续扭曲,最终改变成我要的形状。
  这几天的梦境、今天的打击,我撒在她心田深处的种子,应该渐渐发芽了。
  我希望她的潜意识里产生一种观念,就是不管她怎样提升、怎样突破,最后都无法抗衡我,我是她永不能打倒的对象。当这个形象深植于心里,折服工作就完成了。
  要把这荒唐思想植入人心,并不容易,不过再苦的药,只要有适当的甜味作辅,一样能让人乖乖吃下去,而这个洗脑的技巧,就是一个法雷尔家秘传的魔法字眼「命运」。
  当人们连续遇到过大的痛苦,常常会以「命中注定」这字眼去自我安慰,进而愈合心理伤口,然后……也就安于现状,停止进步。命运,这名词虽然虚无飘邈,却与「还有明天」一词,并列为对人类理性杀伤力最大的两大精神麻药,回顾法雷尔家历代祖先,几乎每一代都很擅长为人们施打,尤其是伺候美丽女性。
  可笑的是,优秀的毒枭自己通常不吸毒,所以变态老爸在我小时候就认真告诫,不管遇到什么事,绝对不能拿命运来当藉口,人绝不能向命运屈服。
  「……尤其儿子你要记好,当一个人拥有足够力量……他就会强。当某个转捩点来临,他就可以凭靠自己的力量与智慧,把天意、运数给超脱,把自己的既定命运推翻……与改变。」
  变态老爸难得这么认真,但我认为,这并不是什么光明的人生导向,只不过是贩毒的告诫后代,别自己偷吃货物而已。
  羽虹大概没有一个贩毒的老爸,事实上,鬼才知道她老爸是什么人,所以当我狞笑着说完那些话,四肢酸软无力的她,还兇猛地试图用嘴咬我,但被我轻敲一下手指,就捧着肚子,哭号着打滚跌开。
  作戏作足全套,为了戏剧效果,我本想用脚踩着她的头,狂妄地说几句话,反正她之前打我十几下耳光,脸都肿了,现在给她一点苦头,也算扯平。不过,脚刚刚提起来,看到羽虹泪眼通红、金髮散乱的样子,终究是踩不下去。
  我离开洞窟时,回头顾盼,羽虹已经坐了起来,只是软弱的手脚还没法撑住身体站立,一只手仍捂着小腹,又弯下腰,显然迅速消退的疼痛,仍然有着可观的威力,而她白皙裸背上,那只几乎要离背飞起的凰血牝蜂,艳红得快要滴下血来。
  这实在是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幕……
  离开了巖窟,我朝着饭堂的方向回去,正在想该如何解释我肿成猪头的丑脸,突然路上撞到几个熟识的海民,他们面色慌张地跑向饭堂。
  我看他们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拦住一问,结果他们是说村子里头发生了事情,请几位当家过去救命。
  抬头看看,远处喧闹声起,显然有人已经把话传到,饭堂那边一道烟尘狂风似的朝这边飙来,四大金刚一听见村子需要帮手,二话不说,抄起手边的刀、叉、棍、棒,一个个奔走如风,抢着出来。
  我与他们路上相逢,没看到阿雪与加籐大当家,听说是一个留守、一个出海捕鱼。我索性也不急着回去,和他们一起看热闹去,结果跑了一阵,来到饭堂附近的一处村落,那里正发生纠纷,村民们群起哗噪,与反抗军的士兵对峙,但手上连兵器也没有的他们,明显落在下风。
  民与兵斗,从来没有好下场的,不过当四个怒眉腾腾的巨汉,降龙伏虎般地一下子闯过来,情形马上便告不同,那十几名士兵看着眼前四大金刚的凶狠模样,全都吓得往后退去,变得色厉内荏,而我们趁机询问,才知道是这群士兵喝醉了酒,半夜偷入民宅,抢了村民饲养的鸡,烧烤来吃,双方因此发生冲突。
  我没想到居然是这种小事,本来打算看热闹的心,顿时觉得没趣。
  就我这个军旅出身的人来看,军队徵用民间物资,是常有的事情,当兵的如果不吃老百姓的,那又要吃谁的呢?这不过是徵用几只鸡而已,既没有抢别人的米缸,也没有把别人用以插秧的米种徵收,更没有把别人家辛辛苦苦养大的闺女徵用,干完之后连同拆下的门板一起扔回,目前这个样子,已经是非常品行优良,我甚至觉得东海这地方的居民大惊小怪,非常无聊。
  当然,如果是打着旗号「为乡为民,替天行道」的反抗义军,干出这种事,确实有些颜面无光。但世间事不可能只有好的一面,反抗军的士兵也是人,整天和黑龙会作战,只能吃我们供应的那些单调伙食,是人都会厌的,跑来吃几只鸡,用不着搞出这么大骚动啊,如果不是这些人整天拚命作战,让黑龙会的人上来,那就不是少几只鸡,而是鸡犬不留了。
  对局势最好的处理,当然是大家「相忍为国」,各自退一步,可是情形却与我所期望的朝反方向发展。似乎是因为察觉到这边的骚动,军营那边一堆士兵跑出来,浩浩蕩蕩几百人,持刀拿枪,一下子就赶到这边,还抢先把我们给包围住,百多根火把在外头摇晃,满满的仇视恶意,感觉就像身在战场。
  饭堂与反抗军发生冲突,这并不是第一次,上一次四大金刚联手,把那些酒囊饭袋打得东倒西歪,全靠霓虹赶来,才撑住了反抗军的场面,现在羽霓还「伤重未醒」,羽虹……多半还捂着小腹忍痛,能够过来帮手就有鬼了。
  唔,或许我不该太早下结论。
  围住我们的百多人中,大部分都是来自外地的义勇军。这些多数出身佣兵、追迹者的义勇份子,在上次饭堂包庇逃犯时未及到场,早就梗怀于心,想找机会讨回颜面,现在不但赶来参加包围,还把压箱底的重装武器给拿出来。
  反抗军的军费不足,士兵的武器装备简陋,这没什么好说的,但是部分佣兵来自岛外,长年在各地战场上亡命,自备的武器、防具可精良得多。这时聚众而来,其中十来个人的手上,居然装配了爆炸杀伤力强大的魔法连弩,有一个大块头甚至还穿戴「堡垒重甲」,这种军火黑市中的高价商品,本身厚甲的抗击力优秀,还装配许多魔法武器,一旦启动,简直就是一座会移动的小型碉堡,端的是厉害不过。
  这些杀伤力强横的武装一亮出来,就连四大金刚都变了脸色。年纪最长的十藏,眨着他的炯炯独目;年纪最轻的万藏,紧握着拳头,难掩心中的不安。
  猛虎难敌猴群,他们四个人武功虽强,但能否以本身的硬功、速度,去抵抗这些武器,仍属未知之数,尤其是当那群经验老到的佣兵,一上来就抢了包围位置,隐约布成了方阵,随便攻击其中一点,都会招致骤雨般的还击,这就让人不敢轻易动手。
  更何况……在这包围圈内的人,除了四大金刚,还有那些无辜的村民……
  更何况……在这包围圈内的人,除了那些无辜的村民,还有我。
  (他妈的,居然连罗赛塔的重装龟壳都亮出来了,这下子可硬拚不过,老子血肉之躯,非得选边站不可了……)
  战场上生死一瞬,为了紧急时候救命,隐藏一点实力或装备,这点无可厚非,只是……先前对付黑龙会的时候,把这些厉害兵器隐藏不用,现在却拿来镇压老百姓,掠夺补给品,这些阿兵哥真是……好他妈的义勇啊!
  正当情势紧绷,双方的对峙一触即发,突然一声巨吼撕空而来,恍若猛虎咆哮,震得所有人耳里嗡嗡作响。
  「你们在干什么!」
  自从成为饭堂的一份子,被十藏士官长的挥打斥骂给训练,我的耳朵应该是很能适应噪音才对,但是被这声大老远传来的啸声一冲,我赫然觉得天旋地转,站立不稳,晕眩的脑中不由得一惊,知道这是被高手以精纯内家真气冲击的结果,抬眼一看,一个昂藏背影不知何时已挡在我们面前。
  从后头看着这个背影,我依稀觉得有些眼熟,却又感到全然陌生。
  眼熟,并不值得奇怪,因为我已经与这个男人相处有些时日;陌生,却是因为我从没在这个男人身上看到这种气势,更没想过会有朝一日,会看到这背影如渊停岳峙般傲立在我眼前,气势强得直扫千军万马。
  这其实没什么好奇怪,以身形而论,他本就比四大金刚更高大,就连十藏的魁梧身躯都有所不及,只是此刻他不再驼背,不再缩着手脚,当他以昂首姿态一步跨出,那种不同于平凡人的耀眼神采与超凡魅力,就自然在他身上出现。
  「这里是怎么回事?加入军伍的时候,军规应该写得很清楚,要吃饭就到饭堂来,提供食物是我们厨师的责任,不关老百姓的事!」
  加籐鹰肩上扛着一条鲨鱼,足足有三公尺长,不下数百斤重,看来就是他刚才出海的收穫。他单肩扛着这尾巨鲨,行若无事,而问话的语气虽然平淡,却隐敛着怒气。
  如果不是刻意漠视,人们应该很轻易就能听出他语气中的不满,可惜因为他上次当众下跪的动作,这些士兵似乎把他当成一个可以任意欺凌的对象,不但出言嘲笑,还要我们识相一点,下跪道歉。
  「武器,是为了保护人才存在;用武力残害没有武力之人,这种人称之为匪;出现在军队里,就叫做兵匪。你们的枪头是不是搞错了方向?千里迢迢跑到东海来,就只是为了把枪头对着老百姓吗?」
  加籐鹰的声音不大,可是不但远近众人都耳边作响,就连士兵们手中刀剑都发出共振;他说话的态度并不兇恶,也没有威吓作态,但却比黑鬼士官长的挥铲叫骂更具有慑服力,就好像一个百战将军,对着他的雄师劲旅在训示。
  很遗憾,不知道是对方太笨,抑或是他们对于实力的自满,让他们的智力降到水準以下,那些士兵居然摆出一副嚣张姿态,说这世界强者为王,弱肉强食,当兵的如果不吃老百姓,又要吃谁的……唔,这话好耳熟,让我有点小小的不好意思。
  「我们离开封地,来到这鬼地方,本来就是为了出人头地,建立武勋,谁像你们东海懦夫一看到幽灵船,就吓得抱头鼠窜,既然你们这么没种,那么与其被黑龙会姦淫掳掠,不如由我们来……呜!」
  没有人看清楚发生什么事,只知道那名耀武扬威说话的军官,突然之间五官整个凹进面门去,连一声哀嚎都发不出,凄惨地倒毙。
  这个动作只是导火线,在场的佣兵群也许没有足够眼光,但是长年在战场上磨练出的职业反应,仍是在水準之上,当他们一发现情形有异状,在大脑意识到发生什么事之前,身体就採取了自动反应,往后拉开安全距离,并且朝着包围圈内发射魔法箭矢。
  「咻!咻!咻!」
  十多道炫目彩光,在不甚密集的破空声中连接而来。这些魔法箭矢并不是靠着高速连射来达到杀伤力,而是以射击途中与命中后的强烈爆炸来摧毁目标;每一枚箭矢,都有把爆炸点方圆数尺摧毁殆尽的威力,照理说,包围圈内的村民与我,应该立即置身于致命爆破与高温火焰中。
  但这理应出现的情形,却没有发生。所有的魔法箭矢,在爆炸之前就「嗤」的一声,熄灭消失,炫目光彩彷彿被某种看不见的黑暗所吞噬,尽数归化虚无,包围圈中的我们,就只看见一道道五彩光芒射来,却隔着老远就离奇消失,蔚为奇观。
  在平凡人的眼中,这些是奇迹;在我眼中也是,因为我与身边的人们一样,只能看,却看不到一流高手的快捷动作,进入那个神速世界。但我的头脑却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事,知道加籐大当家正以肉眼难见的神速拔刀、出剑,抢先一步拦截攻击,就如同当年李华梅在南蛮出手救我与阿雪那样。
  (唔,这个出手的模式,与她当年如出一辙,这样的话……下一着就是转守为攻,雷霆一击了。)
  彷彿与我的猜测相证实,当敌方阵营中最强的活动堡垒,开始朝这边发射重火力兵器时,一个令人颤慄的波动,瞬间撕裂大气,彷彿某种无声的落雷轰落人间,我们只隐约见到灰白巨影一闪,彷彿巨鲨活跃出水面,择物而噬。
  然后……
  我们唯一能够确定的东西,就是那座厚重坚固的活动堡垒,连同里头的使用者,缓缓、缓缓地从中裂成两半……
  惊呼声与逃窜的混乱脚步声同时响起,那种活动堡垒型的重装甲,就算用魔法弩箭乱轰,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被摧毁,是军火市场中的高档货。要一击将之斩成两段,所需要的力量有多强啊?
  冷翎兰的霸海豪刀绝对做不到,羽虹的兽王拳也不行,恐怕只有莱恩·巴菲特的碎梦刀方有这等威力,换言之……
  不过,我本身的惊讶,并不是为了加籐鹰的力量级数,而是因为我看到了那具被劈成两半的尸骸,连同断裂的重装甲,一半彷彿被千刀万砍,缓缓浮现许多刀痕,而后破裂;另一半却好像被某种极强力量给搓揉,由内部开始扭曲变形。
  极刚与极柔的力量,在一击之内作到,黄土大地之上,只有一种神功会出现这种特性。
  与法雷尔家玄武真功齐名……上天下地至尊功的地霸气诀!
  东海黄金龙族的不传武学!
  这次的兵粮事件,造成了一阵骚动。向老百姓调征军粮这种事情,在大地各国都是很普通的家常便饭,被「调征」的人们多半是敢怒不敢言,很难得会像这样踢到铁板。
  如果照往例,发生了这种事情,其他的士兵与当地军部,都会跟着为死去士兵出头,不是为了什么义理,而是如果让人们学会反抗,那以后如何调集物资?
  如何取乐?
  但这次不一样。面对一个一刀就摧毁活动堡垒的高手,敢与他正面硬干的,一定是名了不起的勇者,所以士兵们选择沉默,只不过人人都感到奇怪,为何军部方面也选择低调,除了简单叱喝当晚有份参与的士兵外,就没有别的动作。
  如果不是因为那一刀所露出的讯息,我会和大多数人一样,认为本地军部是被加籐鹰的强横武功所慑,但我从那一刀之中,认出了地霸气诀的独有效果,显然加籐鹰与李华梅有所关联,再加上听闻过他曾是反抗军重将的消息,我肯定本地军部早就知道有这名高手存在,甚至老一辈的士兵与百姓也都知道,所以每次发生冲突的,都是新来的外地人。
  问题仍然存在,没有被解决,我尝试在饭堂里头进行一些了解,不过这却变成了敏感话题,才一出口,就成了所有人目光的焦点,尤其是十藏那个黑鬼,凌厉眼神像是一把利刃,笔直射了过来。
  「梅兄弟,这是我刚刚煮的鱼汤,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化解尴尬气氛的是加籐鹰,他端来的七宝鱼汤,是利用烹割鲜鱼的剩余材料,杂碎作成的,但一送入口,就知道这碗鱼汤很不含糊。
  鱼肝、鱼鳍、鱼卵、鱼腮、鱼胃、鱼皮,还有零碎的鱼肉,七种不同的材料,或烤、或烫、或涮、或煮,每一样材料的做法不同,起锅的时间也不同,不但处理起来极考验手工,更是一道很花时间的功夫菜,七宝集于一碗,温莹清澈的白汤,散着浓郁的清香,暖暖入口,化作让人舒畅的热流,齿颊留香,整尾鲜鱼身上的精华全在里头了。
  「大当家作菜的本事,真是举世无双啊。」
  这句马屁倒不是白拍,早在我知道加籐鹰身怀强横武技之前,就已经对他炉火纯青的厨艺大为倾倒,听说四大金刚都是半路出家,所有的厨艺都是大当家传授,所以才对他这么崇敬。这个传闻我相信,只不过我现在认为,四大金刚向加籐鹰学的不只是煮菜功夫,恐怕连武功都是受他点拨。
  徵收军用物资的那件事,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加籐鹰心中的一道门。那件事发生的隔天,他就回复了平时的举止,还是笑得那么憨厚纯良,用他的大手烧出一道道好菜,可是那种畏畏缩缩的神色少了,相反地,他一个人削东西沉思的时间就多了。
  我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只是感到沉思时候的他,身上有一股难以亲近的气息,一如他现在端汤给我时候的表情。
  「梅兄弟,每个地方都有它的文化与禁忌,这些东西未必很好懂,不过当有一天你能够入境化俗,成为当地的一份子,那时候你就会懂了。」
  温厚的笑容里头,含着拒人千里的客气,加籐鹰手臂上的「特」字龙纹赤章,在我眼中是那么地闪耀,却又那么地格格不入。
  没有能够入境化俗,成为他们的自己人,我当然也就无从了解,为何加籐鹰拥有一身强横武功,却甘于退役在野,当一名没没无闻的小厨师?又为何他眼见自己的友军节节败退,黑龙会势力日渐猖獗,却甘心置之不理?
  这些因由,我没有地方可探知,不过隔天碰到了茅延安,他兴致勃勃地向我问起加籐鹰,想知道这号风云人物的日常生活,听我简单叙述一遍后,就感歎果然是真人不露相。
  「有什么露不露相的?加籐鹰曾经是反抗军高干的事,还是你告诉我的,你早就知道他会武功了,干嘛好像一副完全不晓得的样子?」
  「这点你就不懂了,我不是佩服他的武功,是佩服他过去的事迹啊。你大概还不知道吧?这位厨师老大当年不爱江山爱美人,冲冠一怒为红颜,更因此与李老元帅反目,从反抗军中叛出,退役归隐呢。」
  「冲冠一怒为红颜?这个有意思,大叔,你说清楚一点。」
  倒不是我搜集情报的能力弱了,而是茅延安处理这边军务的文书工作,接触到秘密宗卷、探听到陈年旧事的机会,比我多得太多,虽然我整天都待在饭堂里,看得到加籐鹰,却还是要从茅延安口中,我才知道这位大当家的过往事迹。
  「最近我勾搭上那边一个老处女课长,酒后干过几次,那女的就把什么都说了。这位厨师头大哥啊,当初是李老元帅……就是现在李华梅元帅的父亲,李老元帅在挑选传人的时候,亲自将他从小兵群中选出栽培,传授武功,让他逐步累积功勋,成为龙神族的头号猛将,连东海至宝斩龙刃都传给了他……当年啊,这位厨师大哥英伟挺拔,是此地一等一的人物,不知道有多少少女为他心醉,期盼得到他虎目一顾呢。」
  茅延安的言语,依稀描绘出一副当年的景象。
  年少英俊的加籐鹰,武功高强,腰配斩龙刃,手握精锐兵权,在对抗黑龙会的战争中屡建奇功,成为人人欣羡的对象;每次凯旋回航,无数热情奔放的青春少女聚在码头边,为心目中的英雄人物喝采,毫不掩饰地投以爱恋眼神。
  「不是盖的,听说厨师老兄当初也是个狠角色,每次凯旋归航,都会用敌人的头盖骨作成酒盏,然后在下船时,从码头上带走一个少女,用那人骨酒盏痛饮美酒,还有那名处子的宝贵初夜,庆贺他的胜利。」
  「强姦啊?」
  「喔,只有不够格的小兵才作那种事。那时候想献身给厨师老兄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和他一起过夜的女人,还会成为同伴欣羡的对象咧。这种魅力,还有一眼判断是否处子之身的眼力,贤侄啊,怎么他比你更像法雷尔家的子孙呢?」
  「这不是重点。」
  有魅力到这种程度,锦上自然添花,当时执掌反抗军牛耳的李老元帅,为了表示对这名弟子的重视,甚至打算把年纪还小的女儿画眉许配给他,这么一来,日后反抗军的大权唾手可得,可以说再没有比他更令人羡慕的少年英雄了。
  但是,就在加籐鹰的人生之路走到灿烂颠峰时,他遇到了一个女人,并且让他深深地陷入进去。明明是个不知道经过了多少香艳韵事的浪子,却深深沉浸在这段美好恋情当中,不能自拔……
  「等等,那个女人该不会是黑龙会的人吧?」
  「贤侄,大叔可真是佩服你啊,你猜人不幸的时候,怎么就猜得这么神准呢?」
  「大概是因为我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