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金鳞岂是池中物 一百八十八章 追星一族(中)

时间:2018-05-10 何莉萍从浴室里出来了,甩了甩刚刚吹乾的长髮,她完全是照男人的话做的,上身什么都没穿,一对丰满雪白的巨乳骄傲的挺着,小烟囱般的奶头看起来很硬,好像是已经有了性感了,她下身只穿了那条小内裤,两条长腿完全裸露着。
  那条内裤苗条纤细的薛诺穿着正合适,对于丰满圆润的何莉萍来说就太小了,正面的小布片连她的大阴唇都不能完全遮挡住,陷进了她的肉缝里,勒着阴蒂,后面的那根细绳又紧肋着她的屁股沟,大概肛门也在受力,难怪乳尖会硬了。
  侯龙涛搂着薛诺,两个人都笑瞇瞇的望着床边的美妇人。
  何莉萍一看两人的眼神就知道他们又要合起来欺负自己了,「你们两个小家伙儿,唉,真没办法。」
  「干嘛啊?」侯龙涛跪了起来,伸手搂住女人的腰,把她往身前拉,「又不是要害你。」
  何莉萍顺着男人的力量上了床,和他面对面的跪着,大奶子紧贴着他的胸口,抱着他接起吻来,「老公…」
  侯龙涛仰起头,让女人舔吻自己的脖子,双手抓着那对光滑柔软的乳房揉捏,「嗯…嗯…享受,真是享受,这么好的女人,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
  「妈妈,」薛诺爬到了何莉萍的身后,抱住母亲的细腰,在她的肩头亲吻,「爸爸最偏心了,他就只夸你,轮到我头上就只有什么臭丫头一类的。」
  「我没叫你小宝贝儿啊?」侯龙涛一只手留在何莉萍的豪乳上,另一只手隔着她在薛诺的屁股上轻拍了一下。
  「又没怪你,」薛诺开始亲母亲的脸颊,「我妈妈这么好,换了我我也会偏心的。」
  「小丫头,」何莉萍扭回头,用自己的嘴唇轻轻碰触着女儿的柔唇,伸出舌头和她的舌头若有若无的交缠,「谁不知道你是他的心肝宝贝啊。」
  「呼…」侯龙涛嘴里有点发乾了,一对香喷喷的美母女在自己面前摆出这么香艳的姿势耳语,简直就是惩罚啊。
  薛诺闭着眼睛,用白玉般的牙齿感受着母亲嘴唇的柔软,双手被男人拉着按在了何莉萍的奶子上,她很自然的就温柔的揉动起来,「妈妈,我的乳房什么时候才能跟您的一样大啊?」
  「傻丫头,」何莉萍吮了吮女儿的舌尖,「你已经不小了,不用急,又不是吹气球。」
  「你们两个真是要了我的命了。」侯龙涛转过身躺在了床上,向后蹭着,把头钻进了何莉萍的双腿间,伸出舌头舔着被勒在小内裤外的阴唇,左臂从下面绕过她的大腿,左手抚摸着光滑细嫩的肌肤,右手伸到她的后腰处,一根手指勾住镶进她屁股缝里的那根细绳向外拉动。
  「啊…老公…嘶…」何莉萍只觉内裤更深的陷进了自己的屄缝里,布料一划动就剌着自己的阴道口、尿道口和阴蒂,非常的受用,「老公…」
  薛诺在后面推了推母亲的背脊,要她把上身趴了下去,跟男人形成「69」之式。
  何莉萍用双手攥住面前直立的巨大阳物,那种坚硬挺拔的肉感使她的阴道一阵抽动,卖力的为男人口交起来,「嗯…嗯…老公…啊…太好…太好吃了…」
  侯龙涛双手捏着美妇人的丰臀,嘴吧贴住完全湿透了的内裤拚命的吸着,让涔涔的爱液涌入自己口中。
  「嗯…」何莉萍使劲往男人的脸上坐着,舌头飞快的在龟头上打着转,「老公,你别…别忍着,我…我要吃…」
  「诺诺…」侯龙涛非常捨不得这种被温热口腔包围的感觉,但爱妻相求,自己也只能做点「牺牲」了,唤了一声自己的「小手下」。
  薛诺的神情略微有点兴奋,她跪在母亲身边,双手按住了她的后脑,不再让她吸吮爱人的阴茎,而且还是使足了力量,慢慢的向下压着她的螓首,阻止她一切抬头的企图,看着粗大的肉棒缓缓的消失在她的口中。
  何莉萍真切的体会到粗长的异物顶进了自己的喉咙里,大脑缺氧了,眩晕的感觉袭了上来,这种眩晕真是美妙。
  虽然母亲的表情很痛苦,还有亮晶晶的泪珠从紧闭的眼角钻出来,但薛诺并没有放鬆,她已经习惯了母亲的这种表情,知道那不是真正的痛苦。
  「嗯嗯嗯…」侯龙涛的身体有点哆嗦,实在是太爽了,他咬牙摒着精关,要更细緻的品位什么叫欲仙欲死。
  薛诺感到腿上被轻轻的拍了两下,这是早已定好的暗号,知道母亲已经到了极限,赶忙减小了手上的力量。
  「啊…啊…大宝贝儿…啊…」侯龙涛抽搐了一下,声音由高亢逐渐变得虚弱,「老婆…」
  「嗯…」何莉萍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玉倩站在电视前面,一边跳着一边唱着歌。
  文龙帮田东华点上烟,「华哥,俄罗斯的事情可已经办完了,您老的高招儿什么出啊?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你要是真的没折,你跟我说,咱俩什么关係,不丢人。」
  田东华笑着拍了拍文龙的肩膀,「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啊?」
  「还不是为了她,」文龙抬眼看了看玉倩,显出一幅很心疼的表情,「侯龙涛最近很忙,一直没找她的麻烦是不想节外生枝,但那只是暂时的,一旦他有了闲工夫儿,我怕…你知道我怕什么。」
  「也许侯龙涛就这么算了呢。」
  「哼哼,」文龙苦笑着摇摇头,「我最了解他,他的佔有慾强得超出想像,他不会放过玉倩的。我也是为了我自己,你忘了?他不会放过我的,也是你要我别一走了知的。」
  田东华没想到文龙会说那最后一句话,这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机会,但自己要不要抓住这个机会呢,他飞快的权衡着利弊,最终决定不做任何行动,「你怕侯龙涛吗?」
  「什么意思?」
  「我想你怕他,我也怕他,他太聪明了,太有心计了,现在他的后台又那么硬。我不知道到底要怎么跟你说你才能明白,咱们要对付他,就一定要走一步想十步,做到毫无偏差,决不能心急。咱们是要他完蛋,不是小时候那样埋伏在街边打一顿就完了,哪怕被发现了,最厉害的报复也不过就是再被人反抄一次。咱们现在要是一击不中,再露出一丁点儿的马脚,咱们都不会有好死的。」
  「我明白。」对方说到这份上了,文龙也没法再追问了。
  「你们两个在哪儿鬼鬼祟祟的嘀咕什么呢?」玉倩开始重新选歌,「过来陪我唱啊。」
  「好。」文龙站了起来…
  何莉萍跪在床上,把肥美白嫩的屁股撅得老高,「老公…插进来吧…」
  侯龙涛没理女人,左手揉着她的臀肉,右手食指的指尖压着勒在她屁股缝里的细绳上下划动,「真是美,女人的屁股实在是美,我面前的这个屁股是太美了。」
  薛诺吐出嘴里的阴茎,「爸爸,别再折磨妈妈了。」
  「好,」侯龙涛费力的把小内裤从美妇人的丰臀上扒下来,双手分开美丽的屁股蛋,露出夹在中间的红润裂缝,「可惜我腾不出手啊。」
  薛诺右手攥住大鸡巴,用龟头划开了母亲的阴唇,左手推着男人的屁股,把粗长的肉棒送进了母亲的体内。
  老二被热烘烘的小穴紧紧的包裹住了,侯龙涛开始尽心尽力的服侍美妻,把她漂亮的阴户肏干得向外翻出,「老婆,舒不舒服?」
  「啊…老公…老公…」虽然何莉萍连一句整话都没说出来,但光从她带着哭腔的声音就能听出她有多爽了。
  薛诺跪在一边,面红耳赤的望着两人性器交接的地方,眼看着爱人大鸡巴尽情的蹂躏着母亲娇嫩的小穴,听着那「啪啪」和「咕叽咕叽」的淫靡之声,她自己也「嗯嗯」的哼哼了起来。
  侯龙涛伸手揽住美少女的后脖梗,把她的头拉到了她母亲屁股的正上方,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小宝贝儿,舔舔我的大宝贝儿。」
  薛诺的右手伸到艳母身下,托住一颗不住摇摆的沉甸甸乳房,左手的中指压入她的臀沟里,第一个指节挤入了紧凑的小屁眼,粉嫩的舌头划过她布满细细汗珠的背脊,「妈妈,你好香…」
  「啊…」何莉萍觉出在短暂的减弱之后,男人的肏干更加的有力了,耳边响起女儿娇嫩的声音,让她一阵阵的头晕目眩,跪都跪不住了,扑倒在床上…
  夜深人静的时候,两个男人把玉倩送回了家,她早就在外面单租了一套房,不再和冯云一起住,这是为了避免碰到侯龙涛。
  田东华和文龙当然明白其中的道理,但他们不知道是玉倩一个月没几天是真的在这里过夜的。
  「不请你们进来了,」玉倩把着门,打了一个哈欠,「好睏了,我要洗澡睡觉了。」
  「好,打电话啊。」
  「嗯,」玉倩拉住了文龙的手,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慢点儿开车。」
  「我知道。」文龙捏了捏女孩的手。
  先去按电梯的田东华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
  四月二号是古全智和侯龙涛投资的电影开镜的日子,第一天拍的都是室内和布景戏,所有的相关人员都来到了片场。
  趁着下午没课,薛诺跟她的三个好朋友连午饭都没吃就把侯龙涛传过去接她们。
  几个女孩都快乐死了,被一辆H2直接从学校接走,也是挺有面子的事。
  「你们一会儿别太过分,就是一个台湾戏子,别丢了咱们同胞的脸。」侯龙涛边开车边教育着几个忙着整理像机和签名本的小女生。
  「什么叫台湾戏子?你这人怎么说话呢?」薛诺伸手掐住了男人的胳膊。
  「唉呀,」就算隔着两件衣服,侯龙涛还是觉出疼来了,「掐我?臭丫头。」
  「说,谁是台湾戏子?」薛诺噘着小嘴,没有一点要退让的迹象。
  「周渝民。」
  「你…」薛诺手上更用力了。
  侯龙涛略微有点失望,自己最疼爱的小妻子居然当着外人的面为了一个不相干的男人跟自己斗嘴,如果是玉倩,他还真不会觉得怎么样,可这是薛诺,她如果这样做,说明那个男人在她心里确实有很不一般的地位。
  薛诺看着男人一脸不爽的样子,知道那不全是因为被自己掐疼了,自己好像也还真没这么用力的掐过谁呢,赶忙在他的胳膊上揉了揉,「生我气了?」
  「哼哼,」侯龙涛听着女孩软绵绵的声音,再大的火也没了,他想了想,斜眼看着美少女,「等晚上回家打你屁股。」
  这句话一车人都听见了。
  「讨厌。」薛诺的小脸红的像个熟透的苹果一样…
  侯龙涛领着几个女孩来到了一个摄影棚外,「正在拍摄呢,我带你们进去,但是别出声儿。」
  「知道。」
  「龙涛,」古全智从旁边的一座小楼里走了出来,「你上哪儿去了?正找你呢。」
  「接她们啊,周渝民的Fans。」
  「古伯伯。」薛诺向前上了一步。
  「诺诺,几个月不见,又漂亮了不少啊。」古全智拍了拍侯龙涛的肩膀,「来吧,我跟你谈点儿事儿。」
  「我的看着她们啊。」侯龙涛指了指几个女孩。
  「都是大姑娘了,还用你看?诶,你,」古全智叫住一个搞从摄影棚里出来的副导演,「把这几位姑娘带进去看看,一会儿拍完这场戏,带她们见见那个周…什么…那个台湾小孩儿,签名、拍照,由她们。」
  「好,你们跟我来吧。」那个副导演知道古全智是干什么的,领着几个女学生进了摄影棚。
  薛诺她们就好像是进了皇帝的寝宫一样,大气都不敢出,蹑手蹑脚的,等看到周渝民正在和杨恭如演一出感情戏,她们全都变得一边轻微的哆嗦,一边咬住下唇,双手握住放在下把下面,眼里好像都有泪光了。
  古全智把侯龙涛让进一间办公室,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掏出一个文件夹,「这份计划书我看了,相当有水平,不光是对美国股市的各种规定条款一清二楚,发展计划也很有远见,不是你做的吧?」
  「嘿,」侯龙涛差点没把嘴里的烟卷吐出来,「您这话什么意思啊?瞧不起我?」
  「别那么敏感,没有全能的人,每个人都会有弱项的,这里提到的东西,特别是关于上市的问题,我相信不是你的强项。」
  「是田东华做的。」侯龙涛知道古全智对自己很了解,自己也没必要硬挺。
  「田东华,」古全智把计划书打开,「哗哗」的翻了翻,「是个人才,有这样的总经理,董事们就省心了。」
  「别人可以省心,我不能省心啊。」
  「什么意思?」
  「以后就知道了,告诉您多没意思。」
  「哈哈哈,好,那就走着瞧。我跟你说,是该把其它的卖买从东星划出去的时候了。」
  「嗯?」侯龙涛皱了皱眉,「我还真没想过,也对,是应该划出去。」
  东星集团下属的娱乐场所如果能正常的营业,其实是很有利可图的,但因为东星有太多的「会员」,那些餐馆、歌厅、网吧一类的卖买实际上只是略有盈余。
  在东星只控制在自己人手里的时候,这并不是问题,谁也管不找,可一旦要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都要向外公布的,这些「不挣钱」的卖买就成了净化器的累赘,会影响股价。
  「咱们不提商业上的需要,」古全智把计划书扔到了桌上,「我觉得从个人角度讲,你也会把除净化器以外的生意分出去的。」
  「为什么?」
  「我想比起净化器来,你其实更在乎那些娱乐城什么的,你更愿意把它们牢牢的抓在手里。」
  「哼哼,我尽快办就是了。」侯龙涛站了起来,他身上有点发冷,田东华一个,古全智一个,两个家伙把自己都摸透了…
  周渝民把签了名的小本子还给一个女孩,他已经给薛诺她们都签了,对于漂亮女影迷的要求,他是不会拒绝的。
  「周…周先生,能…能跟我们合个影吗?」薛诺说话都有点战战兢兢的。
  「当然可以了,我跟你们一起照一张,然后再跟你们每个人分照,怎么样?」
  「呀!」四个小女生不约而同的尖叫了起来。
  「呵呵呵,来吧。」周渝民把像机交给自己的助理,张开双臂,从后面将几个美少女都搂住了,从中间探出头。
  「咱们三个先单照一张,」照完一张后,周渝民抱住中间的两个女孩,「照一张有点艺术性的,你们两个一起亲我的脸。」
  「真的!?」两个女孩受宠若惊的扭回头,「可以吗?」
  「可以,你们这么可爱,我不吃亏。」周渝民真没说假话,薛诺的这三个朋友也都是挺不错的美少女,要在平时,他也不会这么随便的,但今天是在摄影棚里,能进来的都是信得过的人。
  两个女孩扭着头,把柔软的嘴唇印在了大明星的脸上。
  周渝民最后搂着薛诺照相,在闪光灯闪烁的瞬间,突然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啊!」薛诺吃惊的跳开了,但却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反而是眉开眼笑,只不过有两朵红云因为害羞而爬上了脸庞。
  「哈哈哈,」周渝民笑瞇瞇的看着薛诺,他在这个大陆小姑娘刚才一进摄影棚的时候就注意上她了,她给人一种特别可爱的感觉,就像天山雪莲那么的冰清玉洁,让人想要玷污她,让她露出淫猥的表情,「我带你们四处转转啊?」
  「好啊。」几个女孩是不可能拒绝的。
  周渝民带着薛诺她们在几个布景转了转,「其实演戏很简单的,你们有没有兴趣呢?」
  「我们行吗?」
  「行,你们长的这么漂亮,只要有人帮你们引路,肯定没问题的。现在最讲的就是包装嘛,我可以把你们介绍给我在的影视公司,真有兴趣的话,你们照点照片,和简历一起给我。」
  「我们真的可以啊?」四个小姑娘都被男人说动了心,别人说这些话还有可能是骗子,从一个当红的明星嘴里说出来,可信度就高了很多。
  「还能骗你们啊?下个星期五我在我酒店的房间开一个私人Party,你们没事就也来参加吧。到时候我请个专业的摄影师,肯定把你们拍得跟天仙一样。」
  「真的!?」女孩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拍不拍照倒无所谓,能跟自己崇拜的明星一起开Party,那是梦里才有的事。
  「当然是真的了,我跟你们一见如故,大家是朋友嘛,下星期五晚上八点半。」周渝民找了一张纸,在上面写上自己的房间号,他的眼睛里满是淫慾…
  「这次过瘾了?」侯龙涛从后视镜里瞟着几个「唧唧喳喳」的女孩,一路上就听「周渝民这、周渝民那」了。
  「太棒了。」一个叫姚丽娜的女孩抱着那个有周渝民签名的笔记本,一幅陶醉的表情,「对了,诺诺,被民仔亲是什么感觉啊?」
  「什么!?」还没等薛诺出声,侯龙涛先不干了,他扭头皱眉看着小妻子,「你让他亲你了?」
  「什么呀,别说的跟接吻一样,就是嘴唇儿在脸上碰一下儿。」薛诺抓住男人扑着方向盘的胳膊摇了摇,意思是要他别生气、别吃醋。
  「死戏子。」侯龙涛摇着牙轻声骂了一句。
  「下礼拜五你们都能去吗?」姚丽娜并没看到男人的表情。
  「我没问题,」另一个叫戴晶的女孩先回答了,「我爸妈下礼拜正好儿要去外地,我肯定能去。」
  「我可能够呛,」剩下的那个女孩叫刘莹,她一脸的失望,「我家里人大概不会让我晚上乱跑的。」
  「週末啊。」
  「週末有什么区别?高考啊。」
  「搞什么考啊?说不定咱们就都去演戏了呢。」
  「上哪儿啊?」侯龙涛越听越觉得不对。
  「民仔约我们下礼拜五晚上长城饭店开Party,说给我们拍照,介绍到他在的那家影视公司,我们…」
  「胡说什么呢?」侯龙涛打断了戴晶的话,把车停在了路边,「你们是傻呀还是怎么招啊?几个女孩子晚上去影视明星的酒店房间,还高材生呢,是不是学傻了?」
  小姑娘们都被男人严厉的声音吓住了,都没吭声。
  「那些戏子没几个是好东西,男盗女娼,你们几个小绵羊自己往狼窝里送。告诉你们,谁都不许去,都在家里老实待着。」
  「民仔不是那种人。」姚丽娜撇着嘴顶了一句。
  「不是那种人?不是哪种人啊?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啊?看了他几部片子就以为了解他了?看了点儿关于他的报道就以为了解他了?那些都是假的。他跟一个大街上的陌生人没一点儿区别,你们会跟一个陌生男人回家吗?」侯龙涛的牙差点没被气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