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孕母肉香

时间:2018-05-13 整片的落地窗透着温暖的阳光,将窗框的形状投影在地毯上,名贵得几乎要让人舍不得踩上的精致手工织造,那是上流人士才能独有的享受,而坪数已经比一般人家客厅还要大的主卧室里,放着一张也大得多的卧床,床上有人影在蠕动。
    丝质的天然蚕丝棉被,软软地好像云一样的‘盖’在使用者的身上,几乎让睡着的人感觉不到它的重量,但又有着十分的保暖效果,触感也如同云一般的轻柔,既使是在市售的蚕丝被里,也是相当昂贵的高级品。
    环目望去,在所有可见的范围里,所使用的每一样物品,都在说明着这家主人高级的身份非同小可,绝不可与一般平民相提并论。
    嗯……
    棉被蠕动,一只腴白的手臂伸了出来,缓缓地将棉被往下推,娇软的鼻咛轻声,最先显露出来的是一头散乱的深棕色长发,和那艳丽的侧脸。
    嗯啊啊……
    如玉雕琢一般美丽的素柔,未上妆的唇淡红,微张地从贝齿间吐息,眉间因为一丝淡淡的愉悦痛楚而皱着;她的左手拉开了轻若无物的棉被,双目注视着那痛楚的来源。
    阳光所带来的明亮,让她清楚的看见了棉被中的情况,温暖的被窝里,一名清秀的少年双手搂抱着她的腰,就像是在搂抱着珍贵的宝物一样,既使是在睡梦中也不肯放手,少年的脸贴在她硕大的丰乳上,张口吮着一边的乳头,吮着她源源不绝的乳汁。
    啊啊……连睡着了也要偷吸妈妈的奶……
    又是一阵无意识的吸吮,那母乳被抽出时的流动,让她怀孕的子宫也跟着抽动,昨天才被灌满的蜜肉,似乎又渗出了淫蜜,女人轻抚着少年的头,语气里充满了宠溺。
    年龄相差甚距的爱侣,赤裸的相拥着,纯白的床单上布满干掉的湿渍,那是她们昨夜交欢的痕迹,和正在发育中的少年相比,素柔怀孕中的身子丰满而圆润,两人的大腿交叠,双腿间尽是未清理的污渍,相贴的肌肤,既使有着第三人在子宫里阻隔,依然是亲密得会羡煞旁人。
    哎呀!小建早上总是那么有精神!
    姿意的让少年吮去乳汁,她享受着那种略带痛楚的甜蜜,而在视线被腹部所阻碍的更下方,少年年轻的昂扬正顶着她胀大的肚皮,仿佛是某种暗示。
    呜嗯……嗯哈啊……
    探着手向下,纤手正想要去安抚那坚挺的时候,在床边突然传来了几声女声和哈欠声。一听就知道是女儿醒了,素柔就不敢再沉溺在有小建的被窝里,她迅速轻柔地解开小建的睡姿,赶在女儿哭闹以前,将她抱在怀里;小女婴无牙的口唇,本能的吸着她哥哥还没抢先的另一边乳头,心满意足地饮用那香甜的乳汁。
    怀着第三胎的肉体丰盈,象牙白的肌肤光滑地反射着日光,挺着怀孕五个多月的大肚子坐在床边,陷在床上的是一个女人最幸福的曲线,素柔抱着还没满周岁的女儿,背后亲生儿子翻身,双腿又贴到了素柔的臀上,宛若名画一般的和谐美丽,而画中的主角都在微笑着。
    我到底有什么不好,让你每晚都要去找外面的野女人!!
    无法控制的怒气,像是火焰一般的覆盖全身,素柔身为选美比赛第一名的气质全被蒸发,只剩下被丈夫遗弃的怨妇在咆啸。
    只是一些男人间的应酬,女人不懂生意的事就不要多嘴!!
    刚刚才从温柔乡里回家,年轻女星身上的浓郁香水味毫不掩饰的散发出来,本来心情极好的城恩板起脸孔,名牌西装外套随手往地上一丢,斥责着他已经厌倦的新婚妻子。
    应酬?!你领子上的口红印是应酬,那你胸口上的呢?说啊!说啊!
    素柔揪着那印有明显红唇的衬衫,用力地一把撕开,纽扣绷开的衬衫里露出了精壮的胸膛,胸膛上散落着淤红,任谁都一看便知那是什么痕迹。
    放开!我懒的跟你说!!
    两手用力的把近乎歇斯底里的素柔推开,无法解释的城恩也不管衣衫不整,气愤的转头就走,头也不回地丢下了啜泣的妻子,大步的离开了房间。
    呜……呜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不是说会爱我一辈子的吗……
    摊坐在地上的素柔,内心的哀痛远大过了跌伤的痛楚,曾为选美冠军的纤弱躯体在地毯上颤抖,在手边丈夫遗留下的外套,香味浓郁,仿佛在取笑着她,才结婚三年就人老珠黄。
    马……麻……不……哭哭……
    从隔壁的小房间被两夫妻的大声喧哗吵醒,才一岁多的小建,摇摇晃晃地走到母亲的身边,没有被吓哭的他,用着沾满口水的粘稠小手,抚摸着素柔散乱的头发,他学着素柔平时安慰他的语气,从牙还不齐的稚口里,给了她莫大的安慰。
    嗯……小建说的对,妈妈不应该哭,妈妈还有你,嗯!妈妈最爱的小建!
    素柔很快了抚平了情绪,坐起身子,紧抱着懵懂无知,只知道爱着自己的亲生骨肉,她在心里暗暗的下了决定,要让自己和儿子脱离这种生活。
    最大的新闻!是一桩最美好的笑话,前选美冠军,在某知名企业小开历经了两年不断的的追求之下,终于答应了求婚,那场豪华盛大的婚礼喜宴,新郎新娘郎才女貌,亲密拥吻的甜蜜样子,不知让多少人羡慕,各大新闻媒体争相报导,席中政商名流道贺得络绎不绝,堪称是一场世纪婚礼。
    而在婚礼过后,短短的蜜月期一过,新郎就不断的传出绯闻,尤其是在新娘怀孕之后,各种传言不止,从身边的女秘书到演艺界的新面孔,风声绘声绘影的,此起彼落……
    我真的……再也受不了了……呜……他趁着我怀孕的时候花心……呜呜……到处风流……我还能忍……但是他最近变本加厉……不但喝了酒就打我出气……连我们刚满一岁多的儿子也想下手啊……
    素柔戴着墨镜,抽抽噎噎地用手帕拭着眼泪,下巴和额头上有着掩饰不了的淤青,她昨天刻意在城恩酒后找他吵架的辛劳没有白费,让她轻易的就在记者会上演出了这场好戏。
    镁光灯不停闪动,素柔偕同几名女性立委,妇女团体代表一同招开了记者会,要对城恩背叛婚姻,施行家暴的罪行提出告诉,在短短几个月内,素柔聘请私家侦探所调查的丈夫风流史,大剌剌地摊在民众的面前,让一般市民在茶余饭后多了个八卦的话题,让一半的市民痛骂这无情无义的畜生。
    有着强大的与论和许多妇女团体的支持,就连一些抢风头的男性立委也出来谴责城恩的行为,这桩告诉,在提出之前就似乎已经定案,既使城恩的律师团再怎么强大,也是输了这一次诉讼,不仅仅是输了他四分之一的家产,每个月的赡养费,还输了小建的监护权。
    轻拍女儿的背,直到她舒服得打了饱嗝,素柔才又将她放回婴儿床上,坐回床头,轻抚着小建的头发,看着那遗传自丈夫和自己的俊秀脸庞,素柔欣慰的笑着。
    任何新闻,总是热的快,消退的也快,在素柔赢得儿子和应得的财产之后,没有多久,就消失在众人的眼前,有心要逃离过去一切的她,到了没人认识她的国外去生活,只有她和只属于她的儿子,两人痛快的开销着丈夫的赡养费,一桩轰动一时的豪门丑闻,渐渐的也从人们的心中淡忘至消失。
    而对婚姻已经绝望,但对爱情还没失望的她,将全部的爱转移到儿子的身上,日子久了,母亲的眼中只有儿子,而儿子的眼中也只剩下了母亲。
    嗯……妈妈……小棒棒好暖……好舒服喔……嗯……
    男孩樱红的舌头滴垂着素柔的唾液,在接吻的空隙里,含糊不清地述说着自己失去处男时的感受,小建矮小的身子趴在比他高大许多的素柔身上,生涩的扭摆着腰。
    嗯……乖小建……妈妈爱你……对……啊啊……腰就像这样子动……喔……
    素柔软语引导着未经人事的男孩,让他稚嫩的肉茎在身体里抽动,虽然年幼的他没有成人的粗大,但是那血管里年轻的脉动,依然让她湿得一塌糊涂。
    嗯……妈妈!妈妈!有东西要出来了!啊!啊!
    相拥的两人,热情得满身淋漓,初次接触到女体的美妙,年纪还小的他,才不过抽动十几下,就将首次量产的精浆,全都灌进了母亲的子宫里,他瘦弱的身子僵直,腰肢颤动,本能的奋力将腰推前,肉茎深入,就像是要将小建本人一同挤进蜜肉里一般,将蕴含的精液喷发,填满了曾经孕育过他的子宫。
    嗯!啊啊……哈啊!好孩子……你好棒喔,真是妈妈的乖小建……
    滚烫的脉动,滚烫的填满了素柔曾经受伤过的心,虽然男孩第一次的表现总是不能让人满意,但却有着相当可期待的未来,素柔抱着趴在她双乳间的少年喘气,小建的手宽大得具有大人的样子,而且还无师自通地知道要抚慰她胸前的美肉。
    不知轻重的力道,让乳肉里传递着如波浪般的快感,身心一同酥麻着,素柔用着身体教导小建男女之间分别的那天,她们也超越了母子的关系。
    睡梦中被母亲爱抚着头,浑然不觉的小建,因燥热而踢开了被子,睡姿翻成了大字型,裸睡的身体两腿间,充满了年轻的朝气,比同龄孩子要大上许多的肉茎,白皙的硬挺着。
    看着他稚气的不良睡姿,却有着大人般的硬直肉棒,素柔不知该是好气还是好笑,她慢慢的从床头移到了小建的腰间,脸上的神情也渐渐从母亲转变成为一个女人。
    双唇含入了儿子的肉棒,素柔细心又温柔的吮着棒身,滑溜的舌头沿着尖端而下,泌着唾液卷过棒身,然后再将它深入喉中,少年的口感是坚硬里带着软嫩的肉感,发育中的长度恰好只顶在喉头,让素柔既使全含入口中,也不觉辛苦。
    轻柔地吮入,轻柔地吐出,刻意不想弄醒小建的她,小心翼翼的服侍着儿子早晨的生理需求,红唇每一次吞吐之间,都在棒身上留下了厚厚的一层唾液,闪耀着水光。
    嗯……哈……
    虽然是在梦中,但是比脑袋还要早醒来的身体,已诚实的吐露了感受,少年的脸上不由自主地浮现了红晕,身体火热了起来,连素柔都可以从口腔里感受到他炙热的体温,正宣告着少年的临界。
    嗯……啊啊……妈妈……早安……
    身体几次的剧颤,男孩的身体冒出了汗珠,新陈代谢中的肉棒里,释出了最崭新的精液,在抖震之间,全进了素柔的口中,而在同时醒来的小建,毫不扭捏的看着含着他肉茎的母亲,乖巧地打着昭呼。
    嗯……小懒虫醒来啦!
    闭紧的双唇离开了肉棒前端,口中含着新鲜精液,浓稠的白浊在舌间搅拌,和唾液溶在一起,腥涩的甘甜滋味让素柔一阵发烫,在仔细品味之后,才不舍的吞下,亲吻着小建的脸颊。
    妈妈!我想喝奶……
    睡眼惺忪的少年,在完全清醒之前就急着寻求母爱,素柔浑圆硕大的双乳,一向都是他最依恋的地方,他脸贴着弹性十足,却又蕴满乳汁的柔软乳肉,闻着素柔身上的清香,并急迫地含住了素柔的乳尖,吸吮出满口的清甜,再贪婪地不停咽下。
    陶醉在脸颊所接触到的软嫩里,让肚子填满母亲为自己制造的美味,小建和一旁睡着的妹妹唯一的不同,就是在满足食欲之后,更加坚挺的性欲,少年用来发育的精力,正在迅速的新陈代谢,将刚刚才软下的海绵体,又注入了满满的血液。
    喔……啊……妈妈的手好软……我好喜欢……
    小建蓬勃的怒张,让素柔漾起难耐的笑,身高已经快追上母亲的少年,腰部的位置刚好倾斜在素柔的手边,于是母亲的手抚上了儿子的阴茎,在他的欲火里添入柴薪。
    嗯……啊……妈妈……
    熟练的抚弄,温软的手掌握着棒身,由头,至尾,上下来回的摩擦着细嫩的肌肤,青涩的少年虽然不是第一次接受母亲的侍奉,但不成熟的他还不懂得男人的自尊,只是随着素柔的给予,含糊的像个女孩般呻吟。
    妈妈……妈妈……那个好涨……我想插进去了……
    纤手控制着男孩,让他停留在距离高潮的几步之前,发红的肉棒滴垂着粘液,正渴望着和母亲的最亲密接触,着急的小建手指陷入了乳肉里,用任性的疼痛,在催促着母亲。
    乖小建……别心急啊……啊啊!!
    靠在床头,枕头垫着自己的腰,大开的双腿中间,湿润的花瓣正在绽放,少年顺着引导,对着刮除了一切毛发的蜜穴,火热的贯入了湿热的淫肉。
    嗯……啊啊……好孩子……别心急……嗯……
    热情的肉棒深入,在蜜肉的紧含里穿梭,每一出一进,都带出了大量的淫蜜,少年忍受着不断高升的快感,跪伏在素柔的身上,奋力的挺动腰肢,他赤裸的身子和怀孕的肚子不时相触,交流着泌出的汗水。
    肉击的摆蕩,不仅制造出了淫靡的声响,还制造了乳波蕩漾,肉感十足的双乳,随着小建每一次的撞击,颤抖的摇晃,饱满的乳肉像是填满乳汁的乳火山,仿佛在摇晃之间就会爆发出满溢的乳汁。
    嗯……妈妈……妈妈的身体里面好舒服……奶也好好喝喔……
    濒临极限的肉棒,在湿软里享受着母亲身体的美好,无法掌握的双乳也在小建指缝间被用力挤压,当那细长指尖陷入肉里时,涨大的乳尖被迫地泌出了乳汁,非常浪费地在素柔的身上流淌,白色的蜿蜒在细致的肌肤上奔流时,散发出了清纯的乳香。
    啊啊……好孩子……好小建……再用力一点……嗯……乖……快……
    素柔没有责备小建在双乳上制造的疼痛,既使陷入的乳肉上有着指纹的淤红,被挤压的乳肉让乳汁在双乳上飞溅,疼痛的灼烫在小建的舔吮之下,转化成更强烈的快感流窜,循着乳汁的流动,循着小建在双乳上的舔食,已怀孕的子宫不停抽慉,只有大量的白浊才能止息。
    妈妈!妈妈!!!
    嘴唇,舌头上沾满乳汁的小建猛然地挺起身来,湿热的绞紧终于击溃了少年,还是纤细的腰肢在母亲的双腿间不停颤动,短促,而又激烈的将肉棒挤进最深处,一下又一下,在那最深入的瞬间,男孩呼唤着母亲,用力掐进乳肉里的手掌,挤出了两道高射的白色喷泉。
    嗯啊啊……啊啊!!
    扶着亲生儿子的臀部,承受了他背德,但是全部的爱,双乳上的痛楚,补足了少年的不持久,错乱的感觉夹杂在热液注入的快感里,全都成为了令人恍惚的高潮;虽然只有几秒,但是那乳尖上的喷发却是十分壮观,白色的如同烟火一般,洒在两人身上,其中些许被体温蒸发,满室里,弥漫着奇特又淫靡的乳香。
    瘫软的少年不敢趴在母亲的肚子上,只是体贴的靠在素柔身旁,他意犹未尽地揉着母亲丰盈的乳房,将乳汁涂抹着,回味着乳肉的柔嫩,回复力极佳的少年,瞳孔里的欲火还没熄灭,诚实的身体立刻又有了反应,淫液淋漓的肉棒又抬起了头,顶着素柔的脚。
    嗯……哇……哇啊啊……但是小建的妹妹,却在这时候不识相地醒了过来,细细的哭声清脆,硬是从哥哥的身边,将母亲给抢走。
    怀孕的身子上,淋漓的汗水和乳汁还没干,因而沾湿了素柔怀抱里的婴儿服,哭闹的婴儿,在母亲的怀中立刻开心的笑了,而噘着嘴的小建报复地戳弄着妹妹的脸颊,又去亲吻着素柔,她则是空出了一只手将小建拥近,紧紧的,两手系着她最珍爱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