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图片

女儿小薇

时间:2018-05-17 我一直记得那个寒风刺骨的日子,在那应该欢乐的过年前夕妈妈就这么忍心
的撒手离我们而去。
  那年我10岁,然而妈妈最后的眼神就像是烙印一样的深深的烙在我的心底,
她告诉我:「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照顾爸爸。」
  我家原本是一个人人称羡的小家庭,爸爸来自南部的乡下,是个内向老实且
温柔又亲切的人,或许是由于个性互补的原因,这样的个性反而吸引了当时同一
所大学裏的学生会长,也就是我的母亲。外表明亮动人的母亲,表现出来的行爲
就呼应了她那气质非凡的外貌,外向、自信又带幽默。
  妈妈去世后,公务员的爸爸就自己请调到南部的乡下,从此我俩就相依爲命
了。
  来到乡下后,生活十分的平静,爸爸身兼母职,把我照顾的好好的,我们之
间无所不谈。
  有一阵子我很担心父亲再婚的问题,瘦高的身材以及忧郁帅气的脸庞都使他
充满了对异性的魅力。
  一开始不管是同事或者是业务上的往来,倒追的女性真是不乏其人,其中我
只欣赏一位爸爸的女同事,她的名字叫雅琪,二十一岁,人很温柔又常带微笑,
是一个温柔又非常善体人意的人,我很惊讶爲什么她会没有男朋友,只知道追她
的人可是一箩筐呢。
  她并不是倒追我爸,而是和我爸结成要好的朋友,我看得出来,她非常的喜
欢爸爸。在理智上,我当然希望父亲再婚,然而感情上我却只想独佔爸爸,这样
的感觉一直让我很困扰,爸爸也没让我失望,即使是像雅琪这样的女孩他都没有
动感情。
  然而事情渐渐地起了变化,12岁那年我的初潮来了,爸爸亲自爲我说明原
由并温柔的用温水帮我清洗那裏的血迹,温水的冲击以及爸爸温柔的拨弄,那时
阴部传来的感觉让我阵阵的陶醉并且大感惊讶。
  从此我都好希望和爸爸一起洗澡,但是我们自从妈妈过世后就不再一起洗澡
了,因爲以前我们都是全家三个人一起洗的。
  隔了几天我终于提勇气,故意不带衣服进浴室然后叫爸爸帮我拿来,当爸爸
拿来的时候我叫他一起洗,他也答应了,于是就如同以往一样,拿着衣服和我一
起洗,只是少了妈妈。
  从那天起,我们每天都互相爲对方洗身体的每一部份,我每天都在洗澡的时
刻,沉醉在远始慾望的漩涡裏。
  那阵子我胸部因爲发育而涨痛,爸都会帮我按摩,有点疼痛却更舒服,我虽
然隐约的希望爸抱我或是更进一步的行爲,然而都在道德礼教的抑制下,这些念
头都烟消云散。
  对一个刚发育的早春少女来说,这一切已经太美好了。可是这样的美好并没
有维持太久,随着我发育的成熟,就在我升国一后不久,遗传了高挑的父亲,我
已经有160的身高了,或许由于每天洗澡时的性刺激,更甚的是肌肤原本有点
粗有点黑现在却因爲女性贺尔蒙的滋润,变的白皙细緻,在自然光下就会散着一
种微微的光亮,所有认识我的人无不讚美有加,还有我一直认爲问题最大的是我
的胸部,爲什么我这有点瘦的身材却有尖挺的胸部,在同年龄的女生裏,实在是
十分的突出,害的我走路都不敢挺胸。
  再加上我的瓜子脸以及遗传到母亲的明亮的外貌,让我在校园裏莫名其妙的
赢得超级美少女的外号,每次上体育课穿短裤、短袖时我都得忍受一些奇特的目
光,当中还有不少是来自学校的男老师。情书更是难以计数,可是我的心理容不
下别的男性除了父亲。
  但是让我意料不到的情况逐渐的发生,最近父亲和我洗澡时都会勃起,帮我
洗时也洗的比较久,我好喜欢那种感觉,我觉得我的乳头以及那裏变的日益的敏
感,有一次我发觉我几乎舒服的无法站立,还有一次爸帮我搓揉那裏时,我一回
神竟然发现?
  爸的情况也好不到哪裏,当我搓洗他那雄伟的小弟弟时,他就会从侯头发出
一阵低沉的气音,没错那是男性的喜悦。有时我们会互相抹香皂然后就自然的抱
在一起,互相的爱抚着。
  在这期间,有好几次我看到爸的眼中闪过难以理解的眼神,是那种痛苦、恐
惧、疑惑的混合,我想你们一定没看过,不,你们不可能看的到这种与魔鬼挣扎
的眼神的。
  这一天,就如同往常一样,我们吃了爸做的饭菜,看完了晚间新闻,我拿了
俩人的衣服叫爸爸洗澡了。
  然而你绝对想像不到因爲一个偶然却让我走了一段辛苦的日子。
  就在我们同时沖水时我滑了一下,我抓着爸的手人却跌坐在地上,脸正好紧
贴着爸勃起的阳具,我心理正因爲如此贴近阳刚之物而兴起莫名的慾望的同时,
在极自然的情况下,爸就将腰一挺它就滑进了我的嘴裏。
  我本能的吸允起来,爸的腰也前后的摆动,爸不断的深呼吸然后由喉咙吐出
慾望的低吟。而我只感觉下体热的发麻,左手不自主的轻轻的搓揉着早已充分滋
润的阴部,温热的水仍然不断的从水龙头洒在我们的身上,我只觉得慾望随着体
温不断的升高,身体不断的紧绷,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觉得一阵从没有过快感从下
体侵袭而来,我的手指不断的加快,吸允的动作也更快更用力。
  突然一阵排山倒海的狂喜从阴核开始扩散,身上莫名的抽蓄嘴巴也发出了自
己从没听过的声音,眼中的眼泪也不知道爲什么不断的流下来,我觉得很快乐啊,
爲什么会直流眼泪呢?
  我真不敢相信人间会有这样的快乐,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觉得一股温热液体充
满了嘴巴,爸的阳具有规律的在我的嘴裏跳动,并且不断的往喉咙的深处挤。
  过了一会爸把他的那话儿抽离了我的嘴吧,不知道爲什么,我竟然把口裏的
东西慢慢的吞下去,此时爸爸低头看着我,我想他看到了我的眼泪却没注意我满
足陶醉的神情,在那个时候,我看见了他满脸的羞愧、自责以及懊悔。
  他拿起衣服就走了出去,留下了满脸茫然的我。
  那天晚上,我从门缝裏看到爸爸拿着去世妈妈的照片,坐在床边啜泣。
  自从妈妈去世后,我第一次看到爸爸哭泣,我觉得好心疼哦。
  从此之后,爸就刻意的和我保持距离,每天不在一起洗澡,他说我已经长大
了,不必在一起洗了,我很困惑,因爲妈妈在的时候,我们还不都是一起洗,妈
妈也长大了啊。
  更遭的是我们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对话,有的只是日常无法避免的对话,他甚
至开了个户头给我自己领钱,免去彼此的接触,帮我安装了电话,装了电视机,
凡此种种都是爲了避免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接触。
  我难过极了,但是我知道他很爱我很关心我,因爲从日常生活细节他都会安
排的很好就知道他的用心,后来我故意叛逆变坏,我都可以从他的眼神看到他的
心疼及关爱,使得我有时故意做错事来赢得这样的眼神和父爱。
  可是我无法忍受这样的父女关係,我爱他啊,我从小就说长大要嫁给爸爸啊,
何以社会上把这种关係看的比畜生还不如呢?动物本来就没有所谓的伦常观念啊,
人类硬是加下去并要所有的人去遵守,爲什么呢?
  如果爲了优生我可以结扎避孕,如果爲了名誉我可以终生不嫁、不公开、永
远只当爸爸身边的乖女儿陪着他到老死。
  然而这一切都因爲爸爸的冷漠态度而变的遥远,我有时恨他优柔寡断,恨他
不能好好的爱我。
  于是从国三开始,我开始用另一种方式逃避这些痛苦,我叛逆,我也不理爸
爸,虽然我打从心底爱他。
  我脾气变的不好,读书则视心情而定,翘课等等。我从一个品学兼优的模範
生、乖乖女变成一个叛逆孤僻的学生,成绩也起伏不定,不过还好由于一二年级
基础好使我吊车尾的考上了冠以当地地名的女中(第一志愿)。
  上了高中的我情绪更是不稳定,尤其那时爸爸开始和雅琪来往,因爲雅琪常
来我家并和爸有说有笑,我那时心情坏到了极点,甚至开始抽烟翘课。
  刚升高二不久,有一次中午就翘课回家,发现爸的车没开走,好像在家,我
已经习惯自己开门进去,也不通报爸爸,自己轻轻的开锁进门却发现有另一双女
鞋,我悄悄地走近父亲的卧房,门并没有紧闭,爸当然没料到我会回来,只见俩
人坐在床沿热情的拥吻着。
  我猜想他们一定利用中午的休息时间,从不远的工作地点跑回来做这种事,
看的我不禁怒火中烧,心裏面不断的骂着狗男女,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呢?虽然生
气可是我还是聚精会神的看着他们的进展,只见爸不断的吻雅琪并且慢慢的除去
她身上那宽鬆衣服的釦子,雅琪阿姨好像很腼腆的样子,但是最后还是被爸爸拨
的一丝不挂,这时我才看见原来宽鬆的衣服下隐藏了一附魔鬼的身材,雅琪的身
材是那么的好,那白皙浑圆的臀部以及挺翘的乳房都是男人梦寐以求的。
  爸让雅琪躺下,头埋在她的两腿之间品嚐着甜甜的密汁而双手也各抓住一个
乳房并没有闲着,指头不断的拨弄着乳头。
  只见雅琪脸色泛红呼吸急促,双眼微闭还常发出令人心醉的呻吟,我虽然生
气但却又觉得莫名的兴奋,想像着自己就是雅琪任由父亲肆意的侵略,不觉下体
逐渐痲痒起来,忍不住用手轻揉却发现已经氾滥成灾了,自从父亲态度改变后我
都没心想到这档子事,现在受到这样的刺激让我异常的难忍。
  这时父亲站了起来,要雅琪含住他亢奋的下体,雅琪轻轻柔柔的把他含入嘴
裏,吐出又吸入,有时用舌头快速的环绕着龟头,右手随着套弄着,左手也没闲
着轻轻的爱抚两颗小丸子。这一慕让我想起我替爸爸口交的情形,不禁情慾更爲
高涨。
  「给我吧,琪。」爸说。
  只见雅琪吐出阴茎说到:「可是我怕……」
  「别怕,我会温柔的。」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幽会已久但却第一次的性交却
被我撞个正着,而且雅琪还是个处女呢。
  爸将她放倒在床上,并用枕头垫在雅琪的屁股下,这样使得她的阴部清晰可
见,爸又亲了一下美丽的水密桃让它充分的滋润后挺起雄壮的阳具不断的摩擦着
整个阴部,只见雅琪头左右的摇摆并说:「你那裏好热,摩的人家好舒服哦!」
  爸见时机成熟对準祕洞用力一挺,只听见一声娇呼,整只已经没入肥嫩的阴
唇之中。
  爸对于久未享受的紧密又温软小穴,早已忍不住的想纵情狂抽一般,但是温
柔的爸还是忍下来,轻声的问:「痛吗?」
  「痛!」
  爸于是停止不动,手不断的爱抚,嘴不停的亲吻。
  「你可以动动看。」一段时间后雅琪情慾高涨主动的要求,爸慢慢的动起来
了,我清楚地看到俩人的结合点流出一些透明的液体以及一些红红的血丝。爸一
下一下的撞击都像撞入了我的心坎般的有力。
  我不自觉的随着爸逐渐加快的律动而加速了手指的动作,俩人舌头仍然交缠,
彼此紧抱,雅琪的双脚紧紧的钳住爸摆动中的腰,双手则紧抓的背,我可以清楚
的看到爸的背被抓出一条一条的痕迹. 虽然只是单纯的动作,却包含了无尽的激
情,当然包含了我的在内。
  两三百下后,雅琪脸色泛红,呼吸急促,哼声也由刻意的压低而变得随性而
发,声声动人,我想她的高潮来了,因爲她开始发出歇斯底裏般的娇声,全身肌
肉都紧绷的抓住爸的身体,不断的挺腰迎向爸的冲击,爸也奋力的冲刺,此时的
我也正要达到高潮,然而此时爸突然叫着:「小薇!小薇!哦!小薇!」同时将
她的精液全数的射入雅琪的子宫中。
  爸的这几句呼喊却打断了我的高潮,因爲,「小薇」正是我的名字,我触电
似的心头一惊以爲他看到我了,可是没有,没有任何迹象显示爸发现了我的偷窥。
  雅琪清楚的听到了这几句话,高潮回过神后,她一边用舌头含情脉脉的舔乾
净爸的阳具一边丢出问题说:「刚刚你叫了谁?」
  她明明知要小薇是我的名字。我内心也忐忑不安的等待这个回答。
  「雅琪,我不能骗妳,我刚刚叫的是我女儿的名字。我一直深爱着这个女儿,
就像爱我死去的太太一样。这几年来,我刻意的隐藏我的感情,只希望留给她一
个正常成长的空间,不料刚刚情绪失控就叫出了这个内心天天呼唤的名字。我知
道你可能无法接受,但我不能骗妳。对不起,我可能是一个变态的人。」听到这
裏我已经激动的泪流满面了。
  「你不要这么说,我知道这种心情,我对我已过世的父亲也有同样的情愫,
我总觉得父亲是天下最好的男人,这也是爲什么我一直不交男朋友的原因。一直
到遇见你,你跟父亲的个性、气质简直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一下就爲你着
迷了。我可以接纳你爱妳的女儿,只要你不嫌弃我,我也想跟像爸爸的你厮守一
辈子啊。」雅琪也边说边哭出来,说到最后一句哭的更是大声。
  这时的我终于也忍不住啜泣起来了,多年来埋藏心底的爱慾都在一时爆发,
爸听到了声音,高喊着:「小薇?是妳吗?小薇!」
  爸随手披着小被子走了出来,看到我坐在卧房门前哭泣,雅琪也跟着出来。
  他带颤抖的声音捧着我的脸说:「妳都听到了?对不起,爸爸……」
  我一口吻住他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好一会,我才说:「我爱你啊,笨爸
爸。」
  我看着一旁,有点感动又失落的雅琪,对她说:「雅琪姐你能接纳我们吗?」
  「我爱你们!」她说,我前去抱着雅琪姐并吻住她,我觉得我们好像一家人
了。
  对我来讲她代替了部分的妈妈,对爸来说,我更是妈妈的化身。
  那天晚上,我们三个一起洗澡,爸不断的爱抚着我,我敏感的乳房、我柔嫩
的阴部,我则含着他的阳物,就像那天的情景一样。
  雅琪姐有时跟我共舔一根,有时也舔我的阴部,我觉得好舒服哦,分不清楚
是洗澡水还是淫水。擦乾了身体我们都没穿衣服,雅琪拉着我的手,吻着我的额
头说,今晚是属于妳的,我不太清楚她的意思,接着她给了我避孕药要我吃下去,
我就知道这一刻就要来了。
  爸爸已经在卧房等了,雅琪带我进了卧室,在爸爸的面前抚摸着我的尖挺的
乳房和圆又翘的臀部,说着:「真是不可置信的美啊,连我都垂涎三尺呢!」爸
一定也有同感,因爲他猛吞口水。
  「去吧!」雅琪轻拍我的又白又嫩的屁屁,我则投入爸爸的怀中,享受他的
拥抱与爱抚,每一下抚摸都感动了我的灵魂深处,唤起了自有人类以来就存在的
古老慾望,每一个吻都让我心情悸动,爱慾横流。
  爱的蜜汁已经流聚成水滴状了,我想很可能会滴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爸把我轻轻的抱到床上,伸出舌头把蜜汁舔入了嘴裏,他的舌头不断的在我的阴
部上下的舔动,有时又集中火力攻击那颗突起的小核,蜜汁不断的涌出,我两手
抓着床单、眼睛微闭头因受不了快感而左右的摇摆,但爲了贪图更多的快乐,我
的纤腰却不停的微微的摆动,雅琪姐则找到空隙不断的吸允爸充分勃起的阳具,
好像要爲接下来的节目做好準备。
  爸似乎準备好了,雅琪则转而轻抚我的胸部,爸则先握着他雄伟的阳具对着
我的阴核摩擦,我终于了解雅琪姐白天说的那句话:「好热,好舒服哦!」
  我说不出来,只能用最原始的声音来表达,「嗯……嗯……」我从我的嘴裏
听到了不可思议的淫蕩之声,好柔好煽情哦。
  本来,我还担心爸的那话儿太大,会弄痛我,这下我到希望它快点进来,充
分的佔有我、填满我、用力的冲击我。爸没有这样做,他更有耐心的折磨着我,
折磨?没错,我没用错字,我想有经验的人自然知道我情境。
  就在我受到甜蜜折磨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撕裂感,我不自主的喊出「啊!」,
爸温柔的说,「我的小薇,痛不痛?」
  「不痛!我爱爸爸,我不痛!」
  爸一看就知道是我嘴硬,马上温柔的亲我,并时而在耳际边吹气边说说:「
小薇,爸爸爱你哦!」
  我觉得耳朵好痒好舒服且心头好甜哦,疼痛之感又去了大半。同时,雅琪姐
正温柔的舔着我和爸交接的地方,这个景象让我好兴奋,于是我用手推出爸的腰,
又将拉回来,爸会意的随着动了起来,起初还是会痛,但夹杂着让人难以忍受的
麻痒,痛或舒服分不太清楚。
  不久,我就听见自己的淫声浪语:「嗯……嗯……啊……啊……爸……薇好
爱你哦……嗯……」
  疼痛,早已不知去向了,取而代之的是莫名的舒服快感不断的从小穴扩散,
雅琪姐配合爸的抽动,一手不断的搓揉着我的阴核,一手则陶醉的搓揉着自己的
小穴。我觉得好痒好舒服,那种感觉就像是被蚊虫咬了之后,不搔还好,越搔越
痒越舒服,搔到皮破发疼还无法停止,但是性爱有一点不一样,就是有高潮。
  我很幸运的在第一次做爱就嚐到了人生最美的滋味,我全身像抽筋一样的规
律抖动,一手不自主的紧抓住床单,一手紧握雅琪姐的手,双脚紧紧的钳住爸的
腰,想叫却较不出来,卡在喉咙那裏,此时爸紧紧的抱住我,加快抽插的速度。
  忽然一股热流直沖我的穴穴深处,顿时我觉的好暖和,我舒服的脑袋一片空
白,接着全身一片酥软,「啊……」深深的吐出卡在喉头的满足呻吟,回过神来
爸侧躺在我身边一边抚摸我的胸部一边深情的看着我,雅琪姐也躺在我的另一边,
问我满足吗?
  我微笑的点着头。我觉得此刻好幸福,在慢慢消退的快感中,满足的睡去。
  早上,五点多,被抖动的床及娇喘声吵醒,原来爸和雅琪姐正在享乐呢,我
想该是我服务的时候了,我嘴巴凑上去和父亲接吻,一只手学雅琪姐的动作,不
断的揉她的阴核,不久她就达到了高潮,爸却还没射出,于是爸擡起我的屁股,
要我屁股翘高,头趴低,那美妙的小穴就完全显现出来了。
  爸先用嘴巴温柔的吸允,用舌头尽情的挑逗,最后爸用温热的那话儿摩擦一
下,把人家的小穴穴搅弄一番,滋滋的声音也清晰可闻,突然,毫无预警的,「
噗……」一声从后面插进了多汁的小穴来,一开始还是会痛,因爲昨天才开苞,
接着就有说不出的快感。
  雅琪这时已经从高潮中转醒,于是采取和我一模一样的姿势趴在我的旁边,
两个穴紧紧的依在一起,等着分享我亲爱的爸爸,爸一边抽插我,一边用手指进
进出出的戳着她的小穴,我们俩相视满足的一笑。
  突然爸把他巨大的那话儿抽了出来,放进雅琪的穴穴,我顿时觉得一片空虚,
并且有点生气,像是小孩被夺走最心爱的玩具一般的不甘愿,还好这时爸的手指
马上补进,却没有那话来的温热舒服。
  不久之后,只见雅琪姐愈来愈舒服,嘴巴张的大大的不断的「喔……喔……」
  的叫,让我好生羡慕,突然,一股涨满感又再度充实了我的小穴,「啊……
好舒服哦……爸……」
  这时我看到了雅琪姐失去爸粗大阳具的失落又无奈的表情,换成我高兴又满
足的朝她微微一笑,就这样狂欢、失望、狂欢、失望的交替了数次,雅琪终于先
达到了高潮,软软的瘫在床边,爸这时专心的插着我,两手紧抓住我的双臀用力
的紧抓着,他每一下冲击都打的我向前移动一点,乳房及臀部也像波浪般的震动
着。
  这时我觉得屁眼一阵紧,原来爸将他的拇指插了进来,虽然觉得不好意思,
可是我把一切都交给爸爸了,此外这样一来,两个穴都被撑着,我不自觉得提肛,
使得磨擦更彻底,更舒服,那微微的便意更有说不出的快感,爸的抽动速度不断
的加快,再快,终于我们同时达到高潮,并将精子送进了我子宫的深处。
  接着我们互相用舌头清理我们留下的爱液,雅琪姐吸允着我的穴穴,把顺着
小穴流出的白色精液舔的一乾二净,并让我的高潮持续久一点,我则疯狂爱恋似
的舔着爸的阳具,爸则轻轻的舔着雅琪姐的小穴,此时的我们形成了一个三角形,
我们后来也常玩这样的游戏,还因此得到高潮,如果你有机会试试看,妳就知道
个中滋味是多么的美妙。
  吃完早饭后,爸请了假,带我到学校解释昨天的翘课,爸编了个好理由,并
保证我以后不再犯了。
  从此,我又是一个好学生、乖小孩,名列前矛,老师疼、同学爱。后来,我
考上了冠上台湾地名的国立大学,纵使前途无限好,我却只考了个公务员,离家
一年后请调回爸的单位,一家三口工作在一起,生活在一起。
  爸和雅琪结婚了,因爲她怀孕了,而我基于优生的理由我不打算生小孩,也
不结婚,却跟爸及小妈过着神仙般的快乐生活。后来我把爸的小孩当成自己的来
爱护,说来他算是我的弟弟,弟弟英俊早婚取了个美娇娘,夫妇俩也加入我们甜
蜜家庭的爱爱行列。
  回家后,是我们一家人最快乐的时光,乡下没有什么访客,晚饭后我们都是
一丝不挂的,除了鼓腹而游外我们尚且随性而做,彼此取悦。朋友们,你能体会
那最最原始呼唤的甜美吗?我可不是鼓励乱伦,我要阐明的是,性应该是快乐而
没有藩篱的,不是吗?